丝瓜视频下载app安卓在线

“主人,这……”

七月呆呆的看着王欢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王欢摆摆手:“好了好了,你们凤族如今遭如此大难,每一个成员都宝贵无比,你又何必给我做什么奴隶?有这功夫好好的帮你们凤族度过大难重新振兴是正经的。”

七月闻言呆了半晌,苦笑道:“是,是七月自不量力了,像主人这样的强者,七月没资格追随,不过主人请放心,只要有任何七月能够做到的事情,刀山火海,绝不皱眉!”

她不皱眉,王欢皱眉了。

王欢发现七月其实是个挺轴的人,她脑子里有自己的固定想法,别人的善意恶意都无法改变。

明明自己是为了她好,她却感觉是自己看不上她,这还真是……

咳,算了,为人在世的,谁还没点小毛病了?

七月这样也好,虽然性子轴,但是这样的轴人也是如此困难时期下最能坚持的一类人,这样的人几乎不可能被苦难击倒,也停难得的。

好事吧……

王欢以真源撑起一个小护罩在周围,开始着手处理男性鸿鹄的伤了。

这鸿鹄其实没受什么伤,只是一身数个锁魂钉难弄。

宜家里的漂亮妹子温和如玉巧笑倩兮

鸿鹄本身又柔弱,一个不小心就能要了他的小命去,得集中最大的注意力和精神才成。

“噗嗤!”

第一支肩膀上的锁魂钉被拔出,交到一边满脸担心的七月手中。

王欢开始处理第二支,说来也是有趣,在王欢治疗鸿鹄的时候,七月一直在一边撑着自己虚弱的身体打下手帮忙,半点不忌讳男女有别的事情。

反而倒是齐麓这货跑的远远的,一副不敢看的样子。

“小色胚。”王欢忍不住在心里低骂齐麓。

这货,之前他治疗七月的时候就在一边盯住看,这会治疗男性了,她倒是跑的快。

合着是只看妹子不看男人呗。

这还真是王欢误会齐麓了,齐麓本身是个女孩儿,只是女扮男装罢了。

所以王欢治疗七月她自然能看,如今治疗这个男性鸿鹄她倒是不敢乱看了,这才远远躲了开去。

不过不得不说,鸿鹄的身体实在是太过脆弱了,甚至经受不住太猛烈的真源灌输。

当王欢将其胸口上,戳进肺部的锁魂钉拔出后,他已经清醒了过来,应该是疼醒的。

一眼看到自己的胸腔被打开,心脏和肺部都暴露在外,他登时吓了个面色惨白,看着王欢浑身颤抖。

显然以为王欢是捕奴人,这会正在取他血肉要做炼器材料。

毕竟类似的事情他之前见捕奴人做过多次了。

作为无力的鸿鹄,他只能看着害怕,根本无力反抗。

七月见他醒了,就凑过来按住他的面颊安慰:“别怕,你看看我……”

说着她将自己紫色的翅膀吃力的长了长。

果然,鸿鹄见到七月身份后松了一口气,虽然还是说不了话,但也拿眼睛望着七月询问。

七月道:“这是我们的同道人,他是在救你,将歹毒的锁魂钉从你身上拔除,所以你要配合,别害怕好么?”

鸿鹄听得愣住了,同道人?人类还有和他们凤族同道的?

鸿鹄实力弱小,本就只能生活在大雪山圣地内部,受同族保护。

根本没去过外界的他,对于人类的德行只能是耳闻,而根据出去历练的凤族回来的报告看,人族绝对不能算是什么品行良好的种族,恶劣的很。

再加上这几天的亲眼见闻,在鸿鹄心里,人类哪里只是恶毒而已,简直就是地狱中的恶鬼!

用多么邪恶的词汇来形容他们,那都绝不为过,难道人类中还能有好人不成?

王欢看着鸿鹄惊恐的眼神大概知道他在琢磨啥。

他会这么想半点不奇怪,毕竟之前亲眼目睹了捕奴人的暴行嘛。

王欢拍拍他道:“你不用慌,人族数量庞大,良莠自然不齐,有好有歹,我和抓捕你们那群人不是一伙的,甚至还是对头,所以你放心,我不会伤害你,那么,要开始拔下一枚锁魂钉了,你忍耐一下。”

鸿鹄自然不肯相信王欢,不过不信又能如何?他现在动弹不得,只能任凭王欢摆布而已。

眼看王欢伸手一抹,他被打开的胸腔就愈合完好,鸿鹄也感觉王欢手段颇为神奇。

胸口上的锁魂钉处理完毕,那么接下来就是腹部。

王欢想了想,还是暂时没动他腹部上的锁魂钉,转而去拔他腿上的。

毕竟鸿鹄脆弱,连续处理他躯干上的伤势,怕他会坚持不住。

但是王欢也没想到鸿鹄居然如此脆弱,就算是要拔除掉他大腿上的锁魂钉,也还是把这家伙疼得浑身颤抖,几乎当场疼死。

这一来王欢可是不敢乱动了。

七月道:“鸿鹄身子脆弱,还是让他缓缓再说吧?”

王欢只能点头,将七月等人安顿好,继续上路。

这一走就走到了天色擦黑。

因为不能飞行,还有伤员,所以王欢的速度也不大上得去,只能在雪地中缓缓前行。

要是这样一个走法,猴年马月才能到达大雪山玄幻境?

林静佳如今是否还活着,是否遭遇到了危险,都是紧要无比的事情。

王欢心里焦急,但又不能将七月等人就此抛下不管。

在如此环境下,他们伤的又都这么重,一旦王欢离开,那么这几人必死无疑。

而且根据捕奴人的说法,三大天尊门下这会几乎是实力开,来的都是强悍无比的存在,甚至有大尊级修士。

王欢也不敢鲁莽的直接冲到玄幻境去送死,一切都要慢慢来,就算他急,也只能慢慢来而已。

一处被风的山坳内,王欢升了一堆篝火,看着木板上的几人。

经过一天的跋涉,男性鸿鹄身上的锁魂钉已经都被王欢拔除掉了,另外两名鸿鹄女子也都苏醒。

王欢也知道了他们的名字。

男性鸿鹄名叫初九,两名鸿鹄女性一个名叫谷雨,一个叫白露。

好么,王欢以前都不知道,凤族起名字这么喜欢用节气和月份的,七月几个都是如此……